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江苏分社 > 正文内容

德特里克堡基地是个什么鬼地方?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01-27 点击数:

“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1月1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应美方“中国阻碍病毒溯源”论调时如是说。

事实上,从2020年5月至今,中国外交部已多次在记者会上点名德特里克堡基地。

为什么?

德特里克堡基地(图源:中国日报)

其实,包括很多美国人在内,不少人都在怀疑德特里克堡基地与新冠病毒在全球传播蔓延有关。

时间回到2019年7月。

当时,在美国弗吉尼亚州一家名为“绿色春天”的退休人员社区,暴发了一种致命性疾病。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称,当地有50余人出现发热、咳嗽、全身无力及肺炎症状,数人因此死亡。

蹊跷的是,近乎同时,距该社区仅1小时车程的美军生物武器技术研发中心——德特里克堡基地,“神秘”关闭了。

8个月后,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大规模扩散。

之后,有民众在白宫请愿网站发帖,要求美国政府澄清德特里克堡是否系新冠病毒“始作俑者”的传言。

美国网民在白宫请愿网站发帖(图源:“我们人民”请愿网)

德特里克堡基地是个什么地方?

美国最著名的政治新闻博客之一《政治》(Politico)这样描述:“美国政府进行最黑暗实验的中心”。

1969年以来,德特里克堡基地一直是美国军方唯一一个生物安全四级(P4)实验室,也是美军最重要的生物武器技术研发机构。该基地储存有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布鲁氏菌等数十种致命生物制剂与毒素,并长期开展与之相关的检测试剂、药物、疫苗等实验研究。

在外,德特里克堡一直声名狼藉——当然,这是从其受害者角度来看的。而对美国政府来说,它却是一笔重要资产。

该基地的前身是二战期间美国陆军生物战争实验室总部。战后,该基地从曾在中国进行人体实验的日本731部队手中,接收了细菌战研究成果。

1995年,《纽约时报》刊载了一篇名为《731部队的罪行》的文章披露美军“希望将日本对生物武器的研究成果用于自身的潜在军事用途”,不仅操纵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731部队的审判、赦免战犯罪行,还雇佣他们为己方工作。731部队负责人石井四郎,就曾赴美担任“生物武器顾问”。

《参考消息》称,冷战时期,美国中情局(CIA)与军方合作,以德特里克堡为研发中心,进行“思想控制实验”。相关实验采取服药、电击休克、感觉剥夺等对受试对象虐待疗法,以图“控制人类思想”。

据上述信源,一些狱中囚犯和医院中的病人在不知情中成为实验对象,肯塔基州一名监狱医生连续77天给黑人囚犯食用德特里克堡研制的致幻药,多人丧命或精神失常。至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中情局才下令,将德特里克堡研发和储存的实验用药物及毒剂销毁。

美国中情局以德特里克堡为研发中心进行“思想控制实验”(图源:美媒)

外界怀疑德特里克堡基地,还与此前发生的一些“实验事故”及生物恐怖袭击事件有关。

据美媒ABC报道,20世纪90年代初,德特里克堡基地曾发生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丢失事件;2001年在全美引发恐慌的炭疽攻击事件,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就指控犯罪嫌疑人来自德特里克堡。

当时美国媒体称,有一名在德特里克堡基地工作的科学家,将致命毒剂放入信件,发起炭疽生物恐怖袭击。该事件造成5人死亡、17人感染,2万名美国人须服用抗生素抵抗病毒。

2011年,ABC报道称,“在德特里克堡附近发现致命癌症群”。两家美国民间组织经过为期一年的调查发现,该地区居民中患癌量惊人,至少80户居民向军方提出索赔;当地媒体称,1992-2011年的20年间,德特里克堡地区共出现2247例癌症病例,比例畸高。

此外,美媒《今日美国》(USA TODAY)获得的德特里克堡基地事故报告显示,仅在2013-2014,该基地工作人员使用的加压防护服就出现了37起破裂或穿孔事故,防护漏洞可见一斑。

直到2019年7月,美国疾控中心(CDC)突然下令,临时关闭德特里克堡基地,暂停其“对高致病性病原体的研究工作”。

CDC给出的理由是,“没有足够有效的系统来净化从这一最高安全级别实验室排出的废水”。出于“国家安全”原因,美疾控中心拒绝公布更多信息。

基地关闭以及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公共卫生事件。除了前述“绿色春天”社区的“致命性疾病”,还有随后附近居民区暴发的“莫名其妙的电子烟疾病”;之后是美国数千万人感染、上万人死亡的大流感。

2020年3月11日,美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公开承认:“有部分流感死亡病例实际上是感染了新冠肺炎。”

这些蹊跷的“巧合”加深了外界怀疑。在美国,要求彻查德特里克堡基地与不明疾病、流感及新冠肺炎间关联的呼声越来越高。但这并未改变美国CDC去年3月全面恢复德特里克堡基地研究工作的决定。

德特里克堡基地研究人员身着防护服工作(图源:美联社)

除德特里克堡基地外,美国在全球范围内还有许多生物实验室“用途不明”。

《纽约时报》援引的美国科学家联合会数据称,目前,美国有13家P4实验室正在运行或建设中,另有1495个P3实验室已投入使用;全球范围内,美国在25个国家部署了200多个军事生物实验室。

《今日美国》调查显示,2003年以来,美国实验室已发生数百起“人类意外接触致命微生物事故”。这些接触可能导致直接接触者被致命病毒感染,也可能让病毒经由个体传播到社区,形成流行病疫情。

例如,2014年,佐治亚州美国农业部东南禽类研究实验室两次出现空气净化过滤装置故障,使研究人员直接暴露于H5N1禽流感病毒毒株面前;2020年4月,乌克兰方面称,15个美军生物实验室在乌开设后,该国境内暴发了“危险的疾病”。

对此,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授马克·利普西奇等人在论文中说:“若10个美国生物实验室进行10年相关实验,则实验室工作人员会有20%的概率被其中一种新型超级流感病毒感染,并将其传染给其他人……美国明知做这些实验有风险,却还执意将大把人命置于危险之中。”

当前,全人类都面临新冠病毒蔓延的危险与挑战。病毒究竟起源于哪里,这是一个科学问题。2020年至今,不断有科学研究显示,新冠病毒在人类群体中的蔓延传播,很可能早在2019年就已发生。但具体结论很可能会像SARS病毒溯源那样需要多年时间揭晓。

病毒溯源需要国际合作,需要公开、公正、透明、科学的态度,阴谋论和政客的抹黑都是不可取的。但从去年3月至今,不少美国政客(大部分现已下台)一方面着急忙慌地将病毒污名化为“中国病毒”、说病毒起源于中国,一方面却对本国建立的1000多家生物实验室闭口不提,对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突然关闭及重启讳莫如深。

这绝不是科学开放的负责任态度,而是一种“双标”的政治操弄。

2020年至今,中国已经接待了多批次世卫组织来华调查,有关专家都对世界作出了及时公正的信息披露;现在美方也已表态重新加入世卫组织,若真如其所言“尊重事实”,那么不妨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请世卫组织多国专家开展联合溯源调查。

否则,自己藏着掖着,还整天抹黑他国又拿不出证据,实在是有失大国体面。

来源:侠客岛 文/点苍、云歌